上海论坛

查看: 3456|回复: 1

《百年庆典纪念》之八|《上海音乐谷》的时代魅力

[复制链接]

203

主题

203

帖子

748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48
发表于 2021-6-7 20:5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作者系国家发改委区域规划咨询专家、发展研究中心原上海发展研究所所长、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,上海交通大学教授、博导,嘉兴发展规划院名誉院长。

《百年庆典纪念》之八

《上海音乐谷》的时代魅力

一一再论城市改造模式更新


图一,上海虹口区

上海市虹口区获评过2017年度”质量之光”年度质量的魅力城市。这里,有共和国诞生前夜为民族捐躯的李白烈士故居,有一代文学巨匠鲁迅先生故居,还有著名书法家沈尹默故居,是上海一个人文底蕴极其深厚的行政区。

《上海音乐谷》是我国首个正式获批的国家级音乐产业集聚区,她的建立是该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一种探索性的尝试。

整个建成区保留着八座具有百年历史的桥梁,是上海唯一保存完整水系格局的历史文化风貌地区。至今还遗存有大量独具虹口特色的石库门建筑群,其中瑞康里和瑞庆里被列入了“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”名单,是上海城市演变过程中极具代表性的地理地标和文化地标。

《上海音乐谷》在徜徉上海,更在唤醒上海。城市沿水而兴,人类傍水繁衍,文明依水延续。全球70%的大都市座落在江河结合部之畔,便是摩都水乡之渊源。

20世纪90年代国际水都会议曾在上海举行,会议的背后是继陆家浜、洋泾浜消失之后,苏州河成为上海腹地东流入江的“最后一行眼泪”。因此,水都会议地点的选择,与其说是对当年上海水系管理的褒獎,不如说是恢复水系的一种鞭策。

但事与众望相违,盛会之后在“土地批租”、房地产商套利最大化的作用之下,"填河筑地"成为上海时尚,直至《新天地》反其道而行之,"挖地建湖"而改写了历史。在“水都”离上海渐近渐远之后的今天,《摩都水乡》能勇于承接起穿针湮没于干涸水系之中的"颗颗散落遗珠"的历史担当,实乃历史之幸、文明之幸、上海之幸。

党的十八大指出,“文化是民族的血脉,是人民的精神家园。”《上海音乐谷》的策划者从事的正是延续民族血脉、重建人民精神家园的善举。显然,《上海音乐谷》的建设者意识到:当一座城市发展趋于相对稳定之时,唯有文化已以物质形态与观念形态的双重层面保存了下来,并成为城市对接未來的根基。

我作为世纪之交上海虹口区”北外滩“开发專题讨论的参与者,出于对纳入《虹口区北外滩金融和航运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方案》的上海市重点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的关注,在认真品味《上海音乐谷》后发现,其设计理念留给世人的另一个重要启迪,却是理性审视我国城市改造与更新的模式。


图二,虹口区《上海音乐谷》

第一,要将旧区地名作为城市文化遗产来保护。

《上海音乐谷》之所以会引发从“老地图上看当年”一说,全在于改造后的城市已无法寻觅这些地标。当旧城大面积改造拆建之后,能够承载当地历史文化载体的只剩下了记录城市空间的地名。一旦地名消失,承载城市历史的地标将只得从故旧地图纸上去寻找。

与城市地理实体相对应的地名,起着强化城市地标印记的作用。但由于历史建筑个性化风格与现代建筑标准化风格的反差,导致被改造地域建筑体量的改变,新建街巷数量与旧区街巷数量已严重失衡,进而引发历史地名的大量消失。

昔日繁华的"虹口老街"之名的消失,便是虹口父老心头之痛,成为一代人心目中"一个渐行渐远的历史背影(陈茂生)"。《上海音乐谷》引人以生动的小故事形式向旧城改造项目的投资者、设计者、规划者、审批者及其建设者,发出了尊重地域文化、强化历史地名保护的呐喊。

第二,要重视旧区改造后当地历史文化脉络的重塑。

虹口区政府将海伦路、周家嘴路、溧阳路、四平路围成一块面积达28万平方米的区域,改造建设成国家音乐产业基地。

从"漫话音乐谷"的题材中可以窥知,园区中保留的文化遗产,从时间维度记忆着虹口的文脉和传承,从空间维度展示着虹口嘉兴路街区宽广而又浓重的阅历。这种时空交织的过程,渗透出虹口历史的独特个性。

上海音乐谷的催生,是基于虹口人对城市更新定义的正确铨释,即:城市更新,不仅只是城市形态、城市功能、城市空间等物质层面的变迁,而且是城市文化的传承和城市个性的升华。


图三,鲁迅公园

上海音乐谷向世人传达的信息,无不折射出国人对旧城改造失误的深刻反思:文脉是城市发展之根,是提高城市发展质量的无形资本。当历史文化被摧枯拉朽式的旧城改造模式,分割成支离破碎的孤立单元之后,时空脉络已不复完整。

历史不可复制,但历史的载体可以重塑。诸如历史建筑的修旧如旧,历史景点之间衔接的规划设计等,均系文化脉络的重塑。摩都水乡能以承接“颗颗散落遗珠”穿針引线为担当,其价值指向就是将园区景观与点状的历史遗迹进行有机串连和对接,旨在重组文化传承而又功能升华的历史街区新空间。

第三,要走出旧区改造"二元对立"的传统思维模式。

旧区文化传承与新区功能更新之间的关系,長期以来被二元对立的思維模式所帮架。以我个人之见,城市更新是指城市中某些特定区域(而非全部区域)因城市功能变迁或发展的需要,而实施的改造和建设。

当前,我国城市更新过程之所以会呈现全城“处处开发,地地建设”之重复投资的局面,全系传统行政区划管理体制和财政包干制度双重作用的不良后果。

梁思成和陈占祥两位先哲早于20世纪50年代,便向中央书谏了北京更新发展的“梁陈方案",即:保护老区,另辟新区,确保保护与发展互生共进。这一方案对全国城市改造更新,具有难以估量的前瞻意义,其中尤以小型历史名城为最。

以我国古城为例,平遥古城面积约2一2,5平方公里,丽江古城约为3,8平方公里,阆中古城约为1,78平方公里,大同古城约为3,28平方公里。若在如此狭小的城域内,同时实施文化保护和经济发展两大工程,绝对难以两全。

沿用梁陈规划思路,大都市的改造和更新之路应从具体情况出发,实行重点保护与重点开发相对分离的发展模式进行。

虹口《上海音乐谷》之所以有望成功,因素之一就是其规划区位选择在历史建筑相对集中、面积仅为28万平方米的特定区域内,沿用修旧如旧的改造思路,从约一万平米的半岛时尚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起步,围绕老石库门群的功能利用、音乐业态的继续做实和石库门内涵的拓展提升等三大主题为目标,开展旧区文化传承和地区功能提升相互动的探索,使“1913 老洋行”、”1933老场坊“、“人力车夫互助会”旧址、”天堂大戏院“和“1930鑫鑫园”等历史建筑赋于了时代的内涵。上海音乐谷的时代魅力,是试图在锁定的街区内实现历史文脉与现代功能的无缝对接。


图四,作者在上海交通大学任职期间留影。

寓居过虹口区大陆新村的鲁迅先生说过一句名言:“路是人走出来的。”正确处置我国城市历史文化传承与现代功能更新关系的呼唤,至今多半还是停留于隔空喊话之中。与其说热衷于持久地永无尽头的学究式探讨,还不如勇敢试走一条虽无绝对把握,但能遥见曙光的新路来。上海《音乐谷》的价值,就在于为城市老区的未来探衢拓路。

此外,从我国土地供应的宏观管理视角认知,《上海音乐谷》又有别样的意义。当我国新增土地供应量有超过70%一80%用于工业用地和商业服务建设,而非发达国家的30%一50%比例时,《上海音乐谷》走出了一条存量土地资源的盘活向文化产业倾斜的示范之路,既有意抑止城市旧区改造腾退之地工商化趋势,又望破解城市土地资源结构错配而导致住宅房价高企之困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